首页 > 范文大全 > 经典台词 > 搞笑相声台词

搞笑相声台词

手机:M版  分类:经典台词  编辑:pp958

  乙:(擦眼泪)

  甲:我也去医院看姥姥。姥姥摸着我的头说:“别哭,姥姥没事。”看着姥姥痛苦的样子,我妈妈问姥姥:“妈,疼么 现在医疗条件好,大夫说,你的病很快就会好的。”我姥姥对我妈妈说:“你忙你的事情去,妈不疼。”

  乙:这是你姥姥的第三个“不”

  甲:是的。三个“不”,是我永远不能忘的姥姥的三个“谎言”:“我爱吃鱼头”,“妈不饿”,“妈不疼”。

  乙:老人家后来痊愈了没有

  甲:没有,我姥姥安详地走了。我妈妈经常凝视着姥姥的遗像发呆,看见我,对我说:“你姥姥是一个平凡的女性,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乙: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甲:我说:“妈,你别悲伤了,我一定像你孝敬姥姥一样孝顺你。”

  乙:这是我们做儿女应尽的孝道。

  甲:其实,男人的铁肩膀也同时在支撑着这个家,同伟大的母爱一样,伟大的父爱也让我们感动。割不断的是那种血缘亲情联系。

  乙:所以,与其厚葬老人归西,不如善待老人生前,让老人享受儿女的殷殷孝心,安度晚年。  甲:说得对。有你这样的态度,我就放心了。

  乙:你占我便宜了

  甲:我是说,你爸妈有你这样孝顺的儿子,我们大家都放心。

  乙:这还差不多!其实,我也看不起那些不孝的人。

  甲:孝心不是与生俱来的,也需要熏陶、教育、学习和培养。人世间也有杵逆之子、不孝子女。

  乙:听说过。

  甲:据报道,有一个老太太,子女四五个,可都推脱赡养责任,让老太太住在和牲口棚差不多的小屋里,吃点剩饭剩菜;这剩菜剩饭有时还忘记了。

  乙:应该让这几个做儿女的也轮流在那牲口棚一样的小屋里住上一夜!

  甲:还有的“啃老族”,好高骛远,不学无术,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做,整天呆着,游手好闲,让老的养着他。

  乙:这样的子女应该关他禁闭!

  甲:有一个男青年,随父母在城市打工,父母踏踏实实地干,可这个男青年不好好干,被工厂辞退;又找了几个工厂,他都不好好

  干,最后连工作都难找了。

  乙:那他怎么生活

  甲:吃父母呗!

  乙:真是不争气!

  甲:仅仅是在父母处吃饭还罢了,这个男青年还冲父母不断地要钱,上网吧,下馆子,哥们儿义气挥霍。父母说他几句,他就破口大

  骂;父母没钱给,他居然动手动脚打骂父母。

  乙:这样的不孝之子应该让他坐电椅!

  甲:上个世纪有两首广为流传的歌表达了孝敬老人的内容,久唱不衰。

  乙:哪两首歌

  甲:《常回家看看》和《一封家书》(甲唱两首歌的片段:“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给爸爸捶捶后背揉揉肩,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呀,一辈子总操心,只奔个平平安安”……。“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现在工作很忙吧,身体好吗……我买了一件毛衣给妈妈,别舍不得穿上吧,以前儿子不太听话,现在懂事他长大了……”)

  乙:应该给这两首歌颁发“孝心奖”。

  甲:对呀!这两首歌在社会上引起轰动,有一个青年听了特别感动,对父母采取了实际行动……

  乙:什么实际行动

  甲:这个青年良心发现,弃恶从善,把被其遗弃的父母接回家中……

  乙:这挺好嘛!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谐,社会才能和谐。 甲:这个从原来不孝父母转变成孝敬父母的青年被评为全国孝顺父母标兵。

  乙:有这个奖项吗

  甲:准备提议案。通过了,补选、追认。

  乙:咳,这个青年你认识吗

  甲:岂止认识,还非常熟悉呢。这个青年现在又进步了。

  乙:与时俱进嘛,“士别三日,便当刮目相看”。

  甲:这个青年现在牢记“八荣八耻”,讲文明,树新风,家庭和睦,邻里团结,他们家是小区里有名的的“文明家庭”。

  乙:这个青年是谁

  甲: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乙:是我呀

  甲:那你以为是谁呀 《二十四孝》加上你的故事,就是《二十五孝》了。

  乙:那我的故事的题目是什么

  甲:《接爸妈回家》。

  乙:去你的,你就别瞎编排我了!

  搞笑相声台词(三)

  甲:现在交通真的发达了。

  乙:是啊。

  甲:交通形成了陆地、空中、水上的立体交叉网络,你要从北京到天津,过去要仨小时,现在坐动车,半小时,‘唰’到了。

  乙:比以前快多了。

  甲:你从北京到上海,俩小时‘唰’到了。

  乙:动车有那么快吗

  甲:我说的是坐飞机。

  乙:这还差不多。

  甲:过去你要去美国,坐飞机要二、三十个钟头,现在坐新式的,一个小时‘唰’到了。

  乙:飞机有那么快吗

  甲:我说的是坐火箭。

  乙:有坐火箭的吗

  甲:和你说笑话。过去上班,大家都挤公共汽车,你挤我,我挤你,挤了一身臭汗,那公共汽车又破又慢,好不容易赶到单位,上班还晚了。

  乙:那时候人多公共汽车少嘛。

  甲:现在好了,很多人都有私家车了,你要去上班,马达一响,‘唰’到了。

  乙:等等,你说这话我不信,开小汽车上班也不是那么快,也有堵车的时候。

  甲:那只小品剧本是有时候,上班高峰的时候当然堵车了,你躲开高峰不就不堵了吗

  乙:大家都上班,能躲得开吗

  甲:能。

  乙:什么时间

  甲:零点以后。

  乙:嗨!零点以后有上班的吗

  甲:三班倒的工人不就是零点以后上班吗

  乙:那倒是,可那只是少数人,不能代表大多数。

  甲:再少也是有啊。

  乙:有是有,但大多数人都感到堵车烦人,大伙说是不是

  甲:你不用煽动群众,对堵车这事儿,我也深有同感。

  乙:堵车你也烦啊

  甲:堵车谁不烦啊 那天早上,我急急忙忙吃了早点,挤上公共汽车去上班,刚走到十字路口,车趴窝了。

  乙:车怎么趴窝了

  甲:还怎么了 堵……了呗。

  乙:你怎么结巴了

  甲:我这是急得,上班晚了要扣奖金。

  乙:是够急人的。

  甲:我对司机说,师傅,你能不能开车啊

  乙:司机师傅怎么说

  甲:司机师傅倒是挺客气的,他说,你没看见前面堵着吗,你让我飞过去呀

  乙:嗨!

  甲:师傅,对不起,我上班要迟到了,我着急急嘛。

  乙:你着急急,谁不着急急呀

  甲:是啊,是啊。要是车顶上按个螺旋桨就好了,‘唰’一下飞过去了。

  乙:你光想好事儿,还不如你脑袋上按个螺旋桨呢,上楼还不用乘电梯了。

  甲:你这是什么话,脑袋上有按螺旋桨的吗

  乙:你不是着急急嘛。

  甲:着急急也不能按螺旋桨啊

  乙:那你就走着去上班。

  甲:十多公里呢,我走得到吗

  乙:那你就跑着去。

  甲:车在十字路口,司机不给开门。

  乙:那你就等着。

  甲:那就等着呗。这时,旁边一个人说话了,这车要再不走,我买的馒头要长毛了。

  乙:刚买的馒头,就是过两三天也长不了毛,他太夸张了。

  甲:是有点儿夸张。这时,又有一个人说,是啊,这车要再不走,我买的鸡蛋要出小鸡了。

  乙:鸡蛋要孵二十一天才能出小鸡,可能吗

  甲:人家说句闲话解解闷么。这时,一个戴红领巾的小朋友说,这车要是再不走,我就要长胡子了。

  乙:嗨!堵车能堵那么久吗

  甲:大家闲着没事儿,说句笑话。

  乙:说笑话可以。

  甲:这时,我小品剧本看到一些小轿车从旁边钻过去了。

  乙:小轿车体积小,有点空就能钻过去。

  甲:我也买小汽车,以后上班就不用着急了。

  乙:那倒不错,今天的班还没上呢,还是先上班吧。

  甲:是啊。我等啊,等啊,车终于走了,好不容易赶到单位一看,嗨!一个人也没有。

  乙:你还来早了

  甲:什么呀 人家早下班了。

  乙:太夸张了,能堵那么久吗

  甲:说句笑话,反正是上班迟到了。

  乙:那还差不多。

  甲:不行,以后上班不能迟到,我也买小汽车。

  乙:买了吗

  甲:买了。我那车还很有特点。

  乙:什么特点

  甲:它老母猪筛糠,浑身哆嗦。

  乙:嗨!你买的二手车啊

  甲:管他二手三手,咱也成有车族了,哈哈!

  乙:看把你高兴的。

  甲:第二天,我开着车哆哆嗦嗦上路了。

  乙:我看够戗。

  甲:甭管够戗不够戗,反正比坐公交车快。

  乙:这回上班不用迟到了。

  甲:那可不。那天我上中午十二点的班,十点我就上路了。

  乙:够早的。

  甲:我紧握方向盘,挂高档,急加油,左三把,右三把,见车就超,见空就钻,突然‘吱’一声——

  乙:怎么了

  甲:刹车呗,前面又堵……上了。

  乙:你怎么又结巴了

  甲:我急得我。

  乙:你赶快找个空子钻出去呀。

  甲:前后左右全是车,我往哪儿钻啊我

  乙:那你怎么办

  甲:我拼命地摁喇叭,嘀嘀嘀,嘀嘀嘀!

  乙:你摁喇叭干嘛呀

  甲:我的意思是说,我上班!我着急!

  乙:谁不着急呀

  甲:我比他们更着急,嘀嘀嘀,嘀嘀嘀!!

  乙:又干嘛呀

  甲:快闪开!我过去!

  乙:前后左右全是车,你过得去吗

  甲:是过不去,那就等着吧。

  乙:等吧。

  甲:这时,我看到旁边一开车的老兄还睡上了,呼——嘘,呼——嘘——

  乙:还连吃带喝。嗳,开车可不能睡觉。

  甲:人家有经验,知道一会半会走不了,这叫开车睡觉两不误。

  乙:是嘛。

  甲:再看旁小品剧本边那位开车的老兄,拿出酒瓶抿了一口。

  乙:嗳,开车可不能喝酒。

  甲:人家酒瓶里装的是凉水,说是喝口凉水压压火儿。

  乙:这位堵车堵得心火都上来了。

  甲:还有一位女司机,对身边的男人说,你爱我吗

  乙:谈上恋爱了。

  甲:还有一位女同志,在车上‘哎哟,哎哟!’

  乙:她哎哟什么呀

  甲:那女同志要生孩子了。

  乙:嗨!这不要命嘛。

  甲:看把那丈夫急得,哀求司机们说,师傅们,我老婆就要生了,求求您们让开路,让我们上医院吧。

  乙:这事儿耽误不得,是得赶快让路。

  甲:司机们也很着急,可是根本让不开呀。

  乙:那怎么办

  甲:丈夫只好对妻子说,亲爱的,您坚持最后五分钟。

  乙:这是能坚持的事儿吗

  甲:丈夫说,只要你坚持,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乙:妻子怎么说

  甲:(倒口,女声)我还能坚持,可孩子他一定要出来——

  乙:孩子好奇心强,他要出来看看汽车。

  甲:什么时候了,你还闹

  乙:好好好,你说。

  甲:丈夫只好对即将出生的孩子说,宝贝儿,听话,你呆会儿再出来,爸爸给你买糖糖——

  乙:孩子还没出生,听得懂吗

  甲:你怎么知道听不懂,这是做思想工作。

  乙:嗨!

  甲:你别说,孩子还真听话,他不折腾了。

  乙:是嘛。

  甲:妻子看到丈夫着急的样子安慰说,(倒口女声)亲爱的,不要着急,你不是医生嘛,实在不行,咱在车里生。

  乙:有在轿车里生孩子的吗

  甲:这不是妻子在安慰丈夫嘛。这面刚消停了,那边一个结婚的车队又折腾开了,拼命地摁喇叭,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乙:结婚就结婚呗,摁喇叭干嘛呀

  甲:他的意思就是说,我要结婚,要拜天地!

  乙:嗨,要拜天地呀。

  甲: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乙:又要干嘛

  甲:你们都闪开,我地快过去!

  乙:过得去吗

  甲:婚礼定在11点18分举行,现在到点了,新郎急得不住地看表。

  乙:结婚是人一辈子的大事,能不着急吗

  甲:司仪说,吉时已到,结婚典礼现在开始!

  乙:在马路上举行婚礼呀

  甲:怎么不能举行 新郎新娘站好了,放音乐!(哼鬼子进村的音乐)

  乙:鬼子要进村了

  甲:错了错了!换。(哼哀乐)

  乙:结婚怎么奏哀乐

  甲:又错了,换!(哼体育进行曲)

  乙:结婚也不能奏体育进行曲呀

  甲:你不分在哪儿吗 就凑合着吧。(哼体育进行曲)一拜公交车!

  乙:等等,应该是一拜天地,怎么改拜公交车了

  甲:人家结婚,你捣什么乱啊

  乙:好好好,我不说了。

  甲:二拜小轿车!

  乙:应该是二拜父母,怎么改拜小轿车了

  甲:人家父母在家里,眼前只有小轿车,不拜小轿车拜什么

  乙:好好好,那就拜小轿车。

  甲:三拜摩托车!

  乙:应该是夫妻对拜,怎么改拜摩托车了

  甲:你怎么这么多事儿 人家爱拜什么就拜什么,你管那么多干嘛

  乙:好,我不管,你说。

  甲:夫妻对拜,送入子弹头!

  乙:应该是送入洞房,怎么改送入子弹头了

  甲:那婚车是子弹头的。

  乙:原来婚车是子弹头牌的。

  甲:对了。新郎新娘坐在车里,车堵的一动不能动,新娘说了一句话很有意思。

  乙:她说什么

  甲:(女声)亲爱的,咱们在车里度蜜月得了!

  乙:去你的吧!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搞笑相声台词
网友评论
搞笑相声台词 暂无评论